常青树计划
当前您的位置: 首页 > 常青树计划 > 科研论文

流水能西再续梦——“常青树”下乡兴教工作纪实

时间:2014/2/19  点击:1956

我是北京近郊河北省重点中学一名退休教师,早在2006年,就回到成都了。先在某专科学校教过大学语文,后在中心城区两所民营培训机构做“一对一”辅导。捧着熟悉的教材,看到可爱的学生,自有一种亲切感。但是,突然离开站了近40年的讲台,离开充满读书声和上课铃声的校园,离开朝夕相处的老师们,一点儿也不习惯。尤其是以前高考前夕,无论是办公室里还是家中书房,虽然说不上门庭若市,但也不时会有学生或者同事前来质疑问难、咨询探讨。可是现在呢?同许多刚退下来的公职人员一样,似乎一下子从人间闹市闯进了荒芜的无人区,完全被遗忘了,倍感孤独与寂寞。看到小区上班族跑出跑进忙忙碌碌的身影,听到附近商家们迎来送往招呼顾客的说笑声,只觉自己是个无用的人。要说泡茶园打麻将吧,又不适合自己急躁的性格,而且容易失眠,对身体无益。于是,看电视、上网、读报以及陪老伴上街买菜这些每天的必修课外,就只有毫无目的的“瞎逛”了。公园呀,超市呀,绿道呀,但是天天去也没意思。早晚“丈量”马路,“视察”大街,欣赏店铺琳琅满目的商品,猜测路人形色匆匆的去向;回答陌生过客的问路最是热心,发现交通违规的现象也爱劝阻。

当然,最感兴趣的,还是驻足学校大门之外,透过围栏欣赏校园的美景,闭上眼睛想象师生的活动。路遇挂着校牌背着书包的学生,似乎能感受到为人师表的自豪;看到“学校”“教育”之类的文字,会情不自禁地回味自己在讲台上的诸多乐趣。这时我会发现,自己退休了,但是心还在学校,对教育对师生的那份感情,依然无法割舍。直到成都市政府启动“常青树——名优退休教师下乡兴教计划”,被聘为导师,重返校园,再续教师梦,我的内心才算得到了慰藉。——这或许就是我喜欢退休后继续工作的原因吧。

我家在农村,祖祖辈辈没有人进过学堂。到我上学时,村里只有小学老师算是“文化人”, 家长们如果要写个信算个数,就到地里采摘一篮瓜果蔬菜作为礼物去学校求老师帮忙,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大事小情也会向老师讨教。久面久之,老师这个受人敬重的行业在我的头脑里越来越崇高而且神圣,加上我的成绩比别人好一点,老师外出购物或者开会耽搁时就让我教别的同学读书认字。到十岁多上三年级时,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梦想:长大当老师。

我幼年丧父,母亲是一双尖尖脚,尽管再苦再累包括耕地挑担之类的农活都在干,但毕竟走快了就会跌倒,而且下不了水田,自然挣的“工分”不会高。加之继父患有严重的支气管哮喘病,一年干不了三个月农活,家里每年都要靠卖几分钱一个的鸡蛋攒钱交给生产队,才能分到应得的口粮,所以上学时家庭特别贫穷。一到初中就申请人民助学金,最初每个月六块钱的生活费,得靠国家补助三块五,每学期二块四的学费自然是全部免缴的。当时我就想,我一定努力学习,一定要读到大学,以后当了老师,好好教农村的孩子,以多多培养读书人来回报国家回报人民,所以学习特别勤奋。初中所学的语文和英语,都是学一课背一课,甚至提前自学,数学物理化学稍有基础就自己预习,几乎每次考试都是满分。到初三时,语文英语的教材刚学了一半,我就把整本书的课文都背诵完了,数理化一到半期考试,我的练习题就做到了总复习,大大超过了老师的备课进度。60年代末的“文化大革命”,一夜之间教过我的语文教师服了毒,生物老师上了吊,虽然使我对教师的职业动摇过,然而,“上山下乡”的浪潮把我赶回农村以后,目睹了农村缺文化无技术的贫穷现状,教师梦又复活了。

一次机缘巧合,当时只有初中文化的我成了正式教师,五年后还教起了初中。我一边工作一边进修,不断提高自己,工作十三年以后的1984年,我成为合格的高中教师。终于实现了教师梦!

不单是想当老师的求学之路坎坷不平,我的整个人生之路也是荆棘遍布。

属牛的我在共和国成立前夕来到人世,10年后的59年差点饿死(正长身体时遭遇自然灾害挨饿)、69年差点累死( “上山下乡”光着膀子晒脱了皮)、79年差点憋死(改革初期“而立”了却不知道如何干)、89年差点忙死(不惑之年为评职称既忙工作又忙科研且要照顾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可以说什么困难都遇到过。现在退休后下乡兴教,从城里到农村,换个环境而已,也没什么不能适应啊。

另外,我70年代走上讲台(开始工作),80年代“闯关东”(应聘到内蒙一个中等城市),90年代“挺进中原”(应聘到京津之间的河北廊坊),新世纪返回大西南(退休回原藉),年过花甲发挥余热(“常青树”导师)。我1993年就加入了中国农工党(2010年组织关系转入成都),2年以后又加入中国共产党,96年评为中学高级教师,教过小学各科、初中语文和英语、高中和大学语文;教过小城镇的孩子,也教过大都市的学生(高中时每个班插入10多名北京中心城区学生),连续多年担任高中毕业班教学和班主任,1985年在绵阳丰谷中学就主持过中考语文阅卷工作,并培训七校初中语文教师;1999年曾参加河北省高考文科语文阅卷督察工作。工作期间有教学论文《试谈偏言判断》、《浅谈课文背诵》等50多篇,专著工具书《中学生文学手册》等2本,主编教学用书《语文应试疑难解析》等2套,总共出版(发表)著述200余万字。多篇论文在省市及全国获奖,受到政府嘉奖4次,记三等功1次。1990年名字就上了《人民日报》(11月2日)。经过长期的学习、实践与探索,形成了个人的教学风格,就是喜欢针对学生个性,激发学习热情,紧跟时代潮流,指导学习方法,力求使学生以尽可能少的付出取得自身最为理想的成绩。退休前,我是省级示范性高中带领50多名语文教师的教研组长,退休后由于继续学习,教学理念、教育思想不断更新,还能比较熟练地使用电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的学习和教育生涯算得上是经历复杂、经验丰富了。然而,我的教师梦就此结束了吗?这些东西都要随着退休而失去价值了吗?白白浪费掉岂不可惜!所以,也想借此来证明和实现退休后的价值,继续回报社会。——这可以说是我毅然报名参加“常青树计划”工作的原因吧。

前两年第一批第二批兴教,我在崇州市廖家中学;后两年第三批第四批兴教,我在崇州市怀远百丽中学。

廖家中学原来是一所高完中,建校半个世纪以来,从这里走出去的学子有的成了共和国将军,有的成了科学家,还有北大教授、著名文学家以及世界体育冠军等大批优秀人才。2008年地震后经过整合,现在单设初中,有30多个班,1700多名学生,140余位教职工。

学校对我非常热情。上岗的第一天就是派车把我从成都中心城区的家里接到学校的,以后每次周末回家和周一上班也都安排了顺路的教师接送。两间临时住房里,存衣柜、电视机、浴霸、电热毯、电热水器等生活用具,样样齐全。学校有供应1700多名师生伙食的食堂,为我提供一日三餐。住地和办公室都有饮水机,也就是说,我的行、住、吃、喝等生活方面没有一点后顾之忧了。工作条件也很好,提供了专用办公室,还配了电脑,接通了宽带,冬天还有电热台板、取暖器,可谓体贴入微。工作上,只要我提出的请求,校长都亲自安排落实,还时常主动询问工作生活有无困难。

虽然是农村,但这个学校的设备却相当先进,设施也比较完善,除了教学楼综合楼以外,学生公寓、带有线电视的餐厅、多媒体教室、校园网、微机室、实验室、仪器室、音乐教室、体育器材室和图书馆楼,甚至专用射击训练馆,等等,应有尽有。

廖家中学素有“花园式学校“的美誉。校园内遍地是红花绿草,到处有古树名木:多姿的法国梧桐、庄严的世纪古柏、坚强的尊贵楠木、苍劲的罗汉松,都佩戴着崇州市绿化委员会授予的名树“勋章”。综合楼外的银杏广场上,高大的银杏树肃穆地排列在五星红旗两边,像两列卫队守护着国旗。这些大树,有的两个人合抱都围不过来。还有榕树、桃树以及各种我叫不出名字的古树名花,高大的阳刚威猛,低矮者文静秀气。大操场的东侧,一排垂柳将操场与河堤隔开,河堤护栏外边的黑石河,是泯江的分支,由北向南经过都江堰来到这里,日夜奔流;每天清晨,由于上游拦水发电,水流舒缓,清澈见底,小石光滑圆润,时有游鱼相戏。小河对岸,亭亭玉立、苗条舒展的水杉默默地陪伴着身旁的流水。由于空气清新,环境优美,古树与河水上空,常有白鹤等水鸟光临;它们时而紧贴水面,时而直冲云天。高兴时还向人们点头示意呢。

怀远百丽中学的名字是汶川地震以后才有的。大地震中,以前的怀远镇中学有一位教师和三名学生遇难,香港百丽集团捐资两千多万元重建学校,附近六个乡镇的中学也都合并过来而得名。崇州、成都和四川省三级政府的市长省长和教育部正副部长都曾在新校区落成之时亲临学校视察。学校除必备的教学楼和行政办公楼以外,还有烈士纪念碑和纪念馆、视频教室和心理咨询室,以及标准化塑胶跑道和人工草地运动场、铺有橡胶层装有钢化玻璃篮板的高规格球场。由此看出,各种硬件已经基本现代化。我就住在教师宿舍楼,可以说完全与本校师生同吃同住同作息,生活和工作都很方便。

素质教育是百丽中学最突出的特点。除中考必考的各门学科外,各年级每周都开设了音乐、美术、信息技术和学校课程。并编印四册校本教材,介绍历史文化、地方小吃、藤编工艺,供地方课程教学使用。体育除正课以外,每天还组织眼保健操、体操、队列训练、兔子舞、体能训练等。在宣扬国学文化和民族传统的同时,学校利用本地源远流长的悠久历史、抗震捐躯的英雄事迹和百丽无私援建的奉献精神等资源,制作各种标牌板报,对学生进行优良品德和感恩教育,使学生在潜移默化中受到影响,形成良好的性格和行为习惯。校园随时可遇尊师爱生之举,处处呈现文明礼让之风。

学校所在地怀远镇,是一座千年古镇,有近万人口,历史上曾作县城。小镇西南边,群山威武雄壮且错落有致,好像是小镇的后盾。而小镇与群山之间,一条三百米宽的大河在东北角拐了一个弯,这就是文井江,她生生把小镇与群山隔开,似母亲伸出温柔的手臂,护卫着怀中的婴儿,生怕被群山欺负一般,她博大的胸怀是古镇穿街过户数十条小溪的最后归宿。文井江自西向东奔流,一直向岷江而去。大河两岸,春天的菜花、夏天的荷花、秋天的桂花、冬天的梅花,天天闻花香,处处听鸟呜。这里没有喧哗的噪音吵闹,没有庞然的高楼遮挡,没有污染的空气剌鼻。近处古色古香的建筑和传统小吃,远处山水相连,一望无际,满眼皆绿,常常令人陶醉。每当旭日初升,又或夕阳西下,这里自然形成了一幅明媚的山水画,自己也仿佛穿梭在画中。课余饭后,我总爱或漫步于绿色校园的林荫小道,或快走在古镇的长街小巷,或眺望于河边的桥头树下,活动筋骨,放松神经,惬意极了。

这两所学校的条件和环境都不错吧!工作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怎能不令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呢?又有哪儿的“农家乐”能与这样的农村学校相比呢?奉献余热、继续圆梦的同时,还能锻炼身体,可谓一举多得——这应当是我喜欢到农村学校兴教的原因吧。

我是导师。导师者,指导他人之老师也。按照我的理解,应该是“言传身导”,“导之以行,师之以经”,就是用自身良好的言行去引导农村学校的师生,给他们做出示范;把自己成功的经验传授给青年教师,帮他们尽快提高教学能力;将自己发现的问题和想到的措施汇报给学校领导,供他们完善和改进教学工作时参考。也就是说,我的工作就是听听课,上上网,看看相关新闻,查查教育信息,与教师探讨教学,同学生交流学习;或者读读老师的教案,或者翻翻学生的作业;有时倾听一次会议,有时参加一个活动,有时巡视于教室之外,有时伫足于操场一侧;有时举行一次讲座,有时指导一堂示范课。无论做什么,只要和师生在一起,我都感到非常开心。我发现,对教育的喜爱,看来这一生也改变不了。即使以后人离开了学校,我的心还会永远在学校。同时,我还在以另一种形式“自圆自梦” ——写文章。把自己经过四十多年验证的成功经验告诉刚走上讲台的学生辈,也会用曾经的教训来警示年轻教师。作为农工民主党党员,还会广泛收集社情民意信息,提供给相关部门,积极建言献策,发挥参政议政作用。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古人的话不无道理。最美不过夕阳红。夕阳之所以美,全在于它哪怕是极短暂的存在。也就是说,她毫无保留地奉献了自己的一切,让人们欣赏到了她的最美,她证实并实现了自身的价值。“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我也会在有生之年以不同方式再续我的教师梦,尽自己所能来回报国家和人民,让自己的晚年也像那美丽的晚霞一样,把人生最壮美的东西都奉献给人类!(作者系成都市教育局“常青树计划”导师、农工党员、成都市政协理论研究员)

 

作者简介

肖 钧,男,1949年出生于四川绵阳,西华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1996年评为中学语文高级教师。1993年和1995年先后加入中国农工党和中国共产党。教过5年小学各科、9年初中语文和英语、20多年省级重点中学高中语文并教研组长、8个月大专语文。先后工作于四川、内蒙、河北,退休于北京近郊的廊坊市。1985年在绵阳丰谷中学主持过中考语文阅卷工作,并培训七校初中语文教师;1999年曾参加河北省高考文科语文阅卷督察工作。工作期间有教学论文《试谈偏言判断》、《浅谈课文背诵》等50多篇,专著工具书《中学生文学手册》等2本,主编教学用书《语文应试疑难解析》等2套,总共出版(发表)著述200余万字。多篇论文在省市及全国获奖,受到政府嘉奖4次,记三等功1次。 简历收入《中国专家人名辞典》(人民出版社)等。经过长期的学习、实践与探索,形成了个人的教学风格:针对学生个性,激发学习热情,紧跟时代潮流,指导学习方法,力求使学生以尽可能少的付出取得自身最为理想的成绩。退休后曾在北京学大成都分公司、成都戴氏教育从事高三学生个性化辅导。2010年至2014年连续4批被成都市教育局聘为 “常青树名优退休教师下乡兴教计划”导师,派往崇州市农村中学指导教学工作。2011年农工党组织关系转入成都,陆续确定为农工党成都市委理论研究员、成都市政协理论研究会会员。近期有记实散文《桑榆霞满天》(农工党成都市委《农工蓉讯》首发,成都市教育局《生命之树长青》再发,农工党四川省委网站http://www.ngdsc.org.cn/RY/2013/14.htm转载)、记实散文《我喜欢“常青树”下乡兴教工作》(《中国西部.教育版》首发)、理论论文《践行群众路线要做到“三个结合”》(人民网http://theory.people.com.cn/n/2013/1217/c40537-23865299.html 首发,前线网、大河网、安阳网、安阳日报、首钢日报网等10余家转发)、理论论文《群众的感受是检验我们工作的标准》(人民论坛网http://politics.rmlt.com.cn/2014/0109/213504.shtml首发)、记实散文《畅所欲言话同心》(农工党中央机关刊物《前进论坛》首发)、记实散文《流水能西再续梦》(求是理论网http://www.qstheory.cn/lg/yhsb/201402/t20140216_321375.htm

首发,光明网http://bbs.gmw.cn/thread-3052964-1-1.html 、新华网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130911507/1.html再发)。